山西2人荣登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 – 晋城慈善网晋城市慈善总会
  •       设为首页
  •   |  
  • 加入收藏
  •   |  
  • 联系我们
  •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资讯 >> 好人故事 >> 山西2人荣登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
    分享到: 微信
    新浪

    山西2人荣登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

    发布时间:2018-02-05 16:52:09 来源:山西文明网 239次浏览

    中央文明办1月31日在湖南长沙举办全国道德模范与身边好人现场交流活动,发布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山西省刘豫泉、李小姣2人分别入选助人为乐、敬业奉献榜。

    刘豫泉:铁路职工30多年坚持献“熊猫血”拯救生命

    “既然献血无损身体健康,还可以拯救生命,又何必吝啬自己的血液呢”“既然身体允许能献400ml,又何必献200ml”这朴实的言语道出了一颗善良的心,正是这朴实无华的一颗爱心使得刘豫泉一次次的走进太原市中心血站。

    刘豫泉的血型为RH阴性血,就是俗称的“熊猫血”。据国家资料显示,这种稀有血型多出现在少数民族,而汉族出现的比例仅是0.3%。就拥有这种血型来说刘豫泉是幸运的,而就拥有这种血并且愿意用这种血去救助他人的意义来说社会是幸运的。

    还记得参军体检时,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血属于“特殊血型”,后来通过医务人员的介绍他才知道这种血型非常稀少,对于血液需求者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之后,他便主动给血站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可没有想到,这一联系就联系了30几年。

    30多年来,刘豫泉献血从未间断过,从最初的单位组织到现在血站的随叫随到,从最初的200ml到现在的400ml,刘豫泉没有半句怨言。他说:“既然献血无损身体健康,还可以拯救生命,又何必吝啬自己的血液呢”,他觉得按规定献血既有利于自己的身体健康又能够去造福他人,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

    2014年11月27日9时,刘豫泉正在兰州开往太原的列车上添乘检查,从熊猫血献血群里得知一名六岁的孩子,因为车祸急需在山西医科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手术抢救,但小孩的血型为非常稀有的RH阴性AB血,急需同血型的捐助者。

    原来,受助女孩发生事故后家长紧急送往当地医院,被诊断为腿部骨折,又紧急送来山大二院,在手术准备过程中才发现孩子的血型是特殊稀缺的RH阴性AB血,这几天小孩的家长一直在急切等待,却没有血源,只好拖朋友求助山西交通广播。

    得知消息后,刘豫泉义无反顾地打通山西交通广播的热线电话。当列车缓缓进入太原站后,不顾添乘疲劳,马上把工作交代给列车长后,迅速动身赶到省血液中心。血液中心的工作人员听说他的义举,为其提供绿色通道,快速为自愿者刘豫泉接待处理。当天下午4时许,山西省血液中心说血型配型非常成功,将尽快送往医院,医院将抓紧安排手术,使小女孩及时得到救治。

    这些年来刘豫泉一共献血6000ml,按救一个人需要800ml血液,那么到目前为止刘豫泉已经救了将近8个人,他的爱延续了8条生命。他的血液不仅流淌出了自己的精彩生活也装点出了别人的美好未来。刘豫泉常说:“无偿献血是他一生的荣耀,无偿献血满足了他帮助别人的愿望。”

    一次献血中有位记者问刘豫泉:“假如您的孩子去献血,您同意吗?”刘豫泉用坚定的语气告诉记者:“同意,我非常鼓励我的孩子去献血,这样可以培养他助人为乐的意识。”他没有什么豪言壮语,但说的字字激荡人心。献一次血容易,难的是坚持不断的献一辈子。刘豫泉他坚持无偿献血的大爱感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在职工心中他就是英雄,英雄不一定要惊天动地,也可以在平凡中伟大,他们用自己的无私与爱心美丽着这个社会,浇灌着一朵朵绚丽的生命之花。

    李小姣:90后女孩开办训练园照顾自闭症儿童

    风雨六年,坚定不移地为自闭症孩子们有未来而战斗90后的我成为“星星的孩子”们的“小妈妈”

    我叫李小姣,1990年出生,忻州人,毕业于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教育管理专业。如果不谈我所从事的事业,那么我只是一个平凡的,顶多可以说是年龄不大的90后女孩。在讲诉我的事迹前,我想我们需要先了解一个群体——自闭症(孤独症)群体。

    中国超过1300万以上的自闭症(孤独症)人群,占中国人口比例的100:1,全球超过7000万自闭症(孤独症)人群,庞大的人数超过艾滋病、糖尿病、心脏病 三种疾病总和,自闭症(孤独症)被称作不死的精神/神经癌症。68:1这个降生比例逐年增加,自闭症(孤独症)已经不是个人问题、小众问题、团体问题,已经上升到社会问题。

    我将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和这个群体的孩子们紧紧地连结在一起。在长达六年的时间里,我放弃了自己所有可能事业发展的机会,为太原市50名自闭症儿童提供了学习生活,快乐成长的港湾。

    仅凭一份爱的信念,我走上了自闭症特教之路

    最初我开办这个自闭症孩子的培训园,我父母是坚决反对的。出生在山西忻州一个还算富裕家庭的我从小就是父母的心头肉,2008年在山西广播电视大学毕业的我要改行做特教,家里老人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18岁的我接触了特殊教育,在给一位从事心理咨询的老师做助教期间,我接触了人生第一个自闭症孩子,3岁半的军军(化名)。最初孩子情况很糟,无法独立行走,语言缺失,每次上课都是父母背着送来的。后来,经过我2年多精心的康复训练,军军5岁时已经可以蹦蹦跳跳,甚至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愿,“老师,我要吃苹果……”

    看着孩子一天天地进步,我看到希望,也找到了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真正的快乐。容易感动的我深深地被特教这一行业特殊的魅力所吸引,而且义无反顾。后来,助教工作结束后,一连四五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找到我,希望我可以继续帮助他们的孩子,看着他们急切和期盼的眼神,我觉得自己根本拒绝不了……

    2010年1月,刚满20岁的我顶着来自父母和社会舆论的众多压力,拿着借来的10万块钱,成立了“灵星”训练园,之所以取名“灵星”,是希望老师和父母都可以用心灵最美的爱来呵护这些“星星的孩子”,让他们可以快乐地成长。

    “灵星”训练园凝聚了我所有的心血

    抱着一腔热血和激情,最初换来的却是失落和强烈的挫败感。

    创办之初,我什么也没有。为了满足孩子们的训练,我特意买了海绵在海绵上面铺上布,这样孩子们在跳的时候隔音,不会打扰到楼下面的邻居;我也从一个从小娇生惯养不会做饭的女孩,到一点一点地学会做饭的全能女老师转变。为了让孩子们有个干净的环境,我坚持每天为器材和教具消毒,就这样一点一滴的做下来,每晚睡觉都要12点了,睡梦中我的脑子里还是想的如何能让孩子们更有进步,精神压力特别大。

    在灵星开了的半年左右时,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一次本以为的感冒,却让我持续四天高烧不退。在第四天的晚上了,我直接昏迷不醒,脸色发青,被妈妈用120直接去了太原市急救中心,去了之后各种检查,第二天医生说我这次病倒,是因为过度劳累精神压力太大造成一直的头疼,还导致了头发脱落。

    然后当病中的我第一次清醒后,直接看到的就是父亲很生气地站在我眼前,命令我今天就务必给灵星关掉,没有商量的余地。明知父母全是因为心疼自己,但我当时却流着眼泪恳求爸爸,希望让我再坚持一段时间,等这些孩子能生活自理了,我哪怕再放手也不后悔。

    看着我如此拼命,父母扭不过我的任性,又舍不得我这么辛苦,最终还是被我的坚持感动。就这样,我的父母决然放弃了自己的事业,来到了太原陪女儿。于是,灵星机构里,出现了妈妈做饭打扫卫生买菜和爸爸陪孩子们玩耍的身影。有了家人的帮助,我更将自己的所有尽力投身于灵星。

    4岁的霞霞(化名)是个乖巧漂亮的小姑娘,水汪汪的眼睛特别吸引人。刚来“灵星”的时候,霞霞性格孤僻,不愿与人沟通,总是躲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灵星”专门分配一位年轻心细的老师24小时陪伴着霞霞,陪她说话,做游戏,进行一对一康复训练……3个月之后,霞霞见到老师,就会主动伸手要抱抱,认真配合老师做训练,得到表扬后还会报以甜甜的微笑。

    在“灵星”,像霞霞一样进步的孩子是百分之百的。良好的康复效果,周到细致的照顾,温馨如家的环境,成为了“灵星”最大的招牌。

    亲历亲为,要求灵星的老师们必须照顾好每一个“星儿”

    “一个好汉三个帮”,组建一个团队是至关重要的。我开始在网上招聘有爱心、有教学经验的特教老师,厨师和清洁员。经过几个月的筹备,“灵星”招收了4位专职特教老师,1位钟点工负责做饭和收拾卫生,而此时,“灵星”的孩子已经增至8名。

    让孩子们在这里得到最好的照顾和康复,所以当时我们只招收8个孩子,我把孩子们的康复放在“灵星”至关重要的位置上,我们要对孩子做到尽心尽力,所以我一直坚持老师和孩子的比例是1:2。“灵星”为孩子们安排了详细的康复内容,语言、行为、感统、精细四大项共六门课程,每天个训课都进行一对一教学,只有孩子们在这里得到效果最好的康复训练,我们的存在才有意义。

    在“灵星”,老师们除了上课之外,偶尔也会兼顾照顾孩子的工作。我更是如此要求自己,但我却没有想到并不是所有老师都能够做到对待孩子“视如己出”。一次接待家长回访的工作中,一个孩子拉裤子,屎尿撒的到处都是,一时忙不过来的我嘱咐另外一个老师帮忙收拾。结果,第二天早晨8点半,所有的孩子都到位了,但老师却一个都没有来。

    孩子都来了,课还要继续上,我急得都顾不上哭……我来不及思考,立刻带着孩子们做训练、上课、游戏……一天过去了,她发现自己连一口水,一口饭都没顾得上吃。下午6点半,孩子们都被陆续接走了,瘫坐在地上的我拨通了妈妈的电话。

    “喂……”电话一头传来母亲熟悉的声音,我却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声痛哭起来。

    经历了那次惨痛经历后,我开始反省自己,主动找老师谈话,分析自己在教学管理上存在的问题,总结经验并加以改正。当然我也明白了一个道理,就是做特教只有真正可以把孩子‘视如己出’的老师才是我想要的人才。半年后,我重新组建了团队,这一次,我认真地思考了“灵星”的人才管理方案。我会在待遇上酌情考虑给老师增加,另外我会定期与老师沟通交流,尽量在思想上达成默契,希望可以长久……

    孩子们的进步,就是我坚持的动力

    2013年,在我的爱心影响下,灵星的团队越来越壮大了,从原来的5名学生发展到26名学生,从原来的2名教师到14名教师,从原来的100多平米发展到1000多平米,从一个人到一群人,灵星迅速发展壮大,我们不仅有老师的爱和努力,还有许多的志愿者哥哥姐姐,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在之前的3年里我们用生命影响生命的态度帮助和引导这些孩子,同时开辟了我们孩子独有的天赋,不断地加入特色课程。已有绘画、电子琴、滑轮、电脑课等额外的课外课程,吸引了众多的外地教师和家长前来学习,考察。

    2014年10月12日在各界社会爱心人士和企业的帮助下,我在万柏林区开办了“灵星”三部,让孩子们可以拥有一个更大的“家”,可以帮助更多的孤独症的孩子,灵星三部规模达到了1200平米,有独立的厨房,游戏室、单训室、室外有蹦床,滑梯,秋千,这些都是各大企业及爱心人士捐赠而来。更有志愿者哥哥姐姐们纷纷赶来,帮忙打扫,装饰每个教室,是使灵星变得更加温馨。

    2016年,灵星目前共有学生46名,老师26名,灵星在逐渐发展壮大,“星儿们”也在慢慢进步和成长。针对孤独症孩子不仅需要学习语言表达,身体协调、精细动作、更需要学会在这个社会上生存,学习一技之长,我还为孩子们开拓了手工部,让孩子们学习简单的缝纫,十字绣、蒸馒头、等生活技能。得到家长和社会各界的一致认可。

    在整整六年用青春陪伴“星儿”的风雨路途中,我曾遇到不理解、冷漠、甚至是嘲笑,但我不停地用自己的坚持和爱去向人们解释,只是希望有更多的人群能关注到“星儿”这个群体。但社会对这些孩子的理解和关注还是太少太少了。也正是这样的现实更加激发了我要帮助这些孩子的决心,我希望社会可以接纳我的这群孩子。以前的重重困难我都经历了,也挺过来了;以后我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灵星当中来,一起为孤独症患儿提供帮助,让他们茁壮成长。

    (原标题:山西2人荣登2018年1月“中国好人榜”)

    原文链接:http://sx.wenming.cn/ptlm_jjsj/201802/t20180205_4582474.shtml

    责任编辑:刘源